手機掃一掃

爐子
發布日期:2019-02-24    作者:王宏剛    
0

爐子

這個冬天猶如壯漢闖入深閨一般,一場驚懼之后,還未回過神來,春天卻早已躡足而待。一場春雪恰如蝦蟹濡沫一般給這個春天許多未知的懸念。今年廠子鋼價效益的攀升,我們的收入也大幅提升,讓我為老家提前置辦了新爐子。

還未學會說話的兒子在一旁咿呀咿呀的叫個不停。一番拾掇之后,新爐子終于冒出這個冬天第一縷白煙。母親還在嘟囔著,說我花錢不該這么散漫,兒子卻已半蹲這身子用鐵鏟搓動小煤球,吃力的扮演一個劬勞的火夫。害怕他被燙著,便匆匆將他摟在懷里,連蒙帶嚇,張牙舞爪的給他演繹灼燙的窘境,雖然他對語言還有些懵懂,但是夸張手勢和故意蜷縮的身子,我想足以讓他對爐子有一份怯怕。

我給母親講解了這個新東西的簡單用法和晚間封火步驟。對于我的悉心指導,母親顯猶如廟祝般虔誠。我突然想到多年前,母親耳鬢還未有些許銀發,她還是異常的健碩和能干,我仰著小腦袋帶著依賴和膩歪,徜徉在她的愛河里,接受著撫育和成長……

一瞬間我注意到母親的左手小指早已脫落而被歲月磨平的一節肉球,肉球靠著手掌的一面微微粉色,背面卻有很多折痕,折痕之隱藏著幾條細繭。

這疤痕寂靜的橫亙在歲月的積淀中,撩撥起兒時遐思。

每到冬天,烤紅薯、烤土豆成了兒時最幸福的零食。這疤痕便是在不斷和爐子打交道中新舊交加。那時家中的爐子是老款式,爐圈四周面積異常狹小,蜂窩煤還是稀罕貨,為了節省,母親就用平時攢下的“木炭”作為火力的主要來源。這種木炭是在整塊木料將要被化成灰燼的時刻,用火鉗夾出,再用水澆滅,放置在通風處晾干,之后再存入袋子中。因為收集的方法簡單,火力大,生火快的優點,很多被母親收集的木炭派上用場。當然,這些木炭也成為我零食的主要工具。即使是在生火原料普遍的今天,母親還是會用她精心積攢下的木炭來生爐子,雖然那老款式的爐子早已寢寂多年,但母親心中的火卻時刻燠熱著我的心。

結婚成家后,妻子身體孱弱,母親和孫子膠著在一起。總是冬天還未到,母親就早已準備好煤炭和她最中意的木炭。疏疏落落的院子中,夾雜著兒子尿味的屋子里,爐子上水壺蓋鼎沸的交響樂中,在我的每次歸家,這些都能讓我擁有一份簡單的愜意和久違的暖意。有那么一瞬間我想到母親老去,我想到她坐在我為她準備的搖椅里,蜷縮著身子,還有一旁陪她嘮叨的我,依然還有那只爐子,在水壺蓋的搖曳聲中,陪她娓娓而談。(漢鋼公司計量檢驗中心 王宏剛)

安徽11选5规律_购彩邀请码